多摩湖

excited.

黄梅天

《黄梅天》
黄梅天
全世界,全人类
头发,衣服和地板
空气,拖鞋和脸
物质和意识

全部都是
狗屎

2017-06-24 /  标签 : 一首诗 4  

开个豆瓣玩玩,以后写的文章什么的也会发在上面吧,还有些没水平的书评影评什么的

欢迎找我玩呀

不是正论

想象一下你喜欢一个人,自认为很喜欢,打心底里喜欢,以至于别人来问你,你喜欢对方什么的时候,你张口结舌地只能说出两个字,可爱。
常认为现在人说的“喜欢”较之“爱”甚至更重一点,可能因为“爱”这个字用得烂了,说“喜欢”的时候说不定更多一分收敛和慎重。就好像我真心夸奖一句话,一张照片,都只会用“好”,不爱用“赞”,挺老派的。但是不得不承认真正意义上的“爱”肯定比“喜欢”有价值,可两者之间区分在哪里一向是很暧昧,谁都说不清楚。我从自己身上总结了一下,肤浅的说,“喜欢”的理由挺多的,“爱”就真的没什么理由。
起初我喜欢一个人,理由是有的。那天大家拥拥挤挤地坐在那个粉红色的房间里,前胸贴桌沿,后背贴墙壁,人和...

2017-01-19 /  标签 : Virtual image 24 4  

深夜胡乱闪光灯盲拍

2016-08-22 /  标签 : 手机摄影黑白 1 3  

洗粉

重新在这个号上出现并乱说话肯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日后有九十九趴后悔,甚至我用来乱说话的小号都开好了,最终还是决定在这个能听到我声音的人最多的地方痛快一次。是不是最后一次我不知道,总之我憋太他妈久了。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吧,奥运开赛,王宝强被绿,量子卫星发射,等等。其实放在四五年前这二三事情根本引不起什么风波,只不过现在信息发达了,人人都能说话了,网络自由了,于是小粉红,见得风是得雨的跟风闲人,无良媒体,田园女权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个人和群体冒头。我一件一件说过来。
从奥运会开始吧,只能说这是我有生以来感觉最为恶心的一次奥运会了。中央引领作秀,集体娱乐运动员,消费运动员,媒体胡乱引导舆论走向,所谓爱

瞎鸡巴写写,随便看看,随便存

2016-08-15 /  标签 : 书法手写 16  

一个梦和其他

·老卢·2016.6.22清晨

我跟老卢是很好的朋友,我一直这样认为。一开始我总是欺负她,觉得她害怕、生气的样子很好玩。可是她后来哭了,面无表情地流了很多眼泪,让我不要再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接受不了的底线。我很惭愧,我很焦躁,我跟她道歉,我保证再也不这样。期间我又玩弄小手段,把自己的愧疚掩盖过去,成功地制造了不那么沉重的空气。于是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我很喜欢他。我有事没事就跟她废话一番,聊着有的没的,常常很没顾忌。
后来,老卢有时会突然变得不像老卢,会变得用一种事不关己的眼神看我。我虽然感觉到了这不是老卢,但我总觉得不该追究什么,还是像原来一样。毕竟很多时候老卢还...

2016-06-23 /  标签 : 随笔 22 2  

(´°̥̥̥̥̥̥̥̥ω°̥̥̥̥̥̥̥̥`)不会画画了,选择死亡【弱智+450

2016-04-03 /  标签 : 涂鸦 11 2  

提笔艰涩



十月中旬“我坐在熟悉的自行车后座上,一路上可谓寂静。偶尔经过两个酒吧,外国人在喝酒说话。又路过早已关了门的功德林,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光头外国佬,他露出黑色衣服的皮肤很白,仔细朝他脚下看,黑暗里渗出两条眼睛发光的沉默的黑色贵宾犬。
我开始回忆一些细碎的东西,关于刚刚的,关于再之前一点的,关于再之前,再之前一点的。人在面临崩溃边缘的时候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就好像在监狱里被关押了数月的默尔索,别人看上去似乎是要崩溃的,但他在回忆里寻找出了许许多多零碎的,细致入微的东西,刻板缓慢地研究,研究,度过了不可思议的一段时间。无数个例子证明人类拥有这种出于生存欲望和本能的平衡感和调节能力,九死而终得一生。无法...

上一页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