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摩湖

have no idea about getting better

还是以劝人开心劝人放轻松为己任的。劝人努力奋斗吃苦的话太多了一点,痛苦太多了,能真的开心比其他那些东西都重要,所以能开心的时候就不要不敢开心,能轻松的时候就不要逼自己紧张,当代生活这么狗屎,很有可能某一天你就永远失去开心了,等那时候再后悔,就是非常非常可怕的后悔,比你考不上大学甚至做不了社会人还可怕那种。我确实已经太难开心起来了,所以我想过,如果我的朋友因为当代生活那些吃人的竞争不开心,我一定要劝他们开心,狗屎社会其实不值得任何人这么努力这么痛苦(废物个人观点),开心点吧朋友们,多开心一会儿不吃亏。

今天找到的新歌,这个乐队我只喜欢这一首,其他的歌风格都不对胃口。

微博上看到一条,博主说自己一个女朋友知道自己得癌症以后开心地说,终于他妈要死了,然后辞掉工作一个人出去周游。

我大概是不行了,坚持不下去,如果去医院检查说我得了癌症,过半年一年就要死了,我大概会开心到睡不着觉。毕竟现在的我待在家里,背负着沉重的罪恶感,痛苦,疲倦,像一个黑洞把周身所有原子都拽进去,但就是吸不进光。我每天只能假想今天是我活着的最后一天,才能感到一些放松,不然就是晒着太阳也像被针扎。晚上躺下去在药物作用下睡着,并且祈祷明天不要醒过来了。

今天课前意外遇见d,我两周没去学校,两周没见过她了。她跟我说hello,我拍拍她肩膀跟她说拜拜,她后来发来消息要我课后去咖啡店找她,我同意了。我前几天刚做了个决定,于是我上课时就琢磨着一会儿跟她坦白,告诉她我抑郁症的事,以及我可能回不去了的事。到了那里看到她了,坐在她旁边,跟她聊些有的没的,象征性地向她抱怨一些事,向她发出信号,但是怎么也没办法说出来。看来当着她的面我是不可能说出来了。

最可怕的是,我也并不留恋了。从前很喜欢的朋友,每天都要聊聊天,讲点有的没的,晚自修结束以后一起回寝室。很有可能上次一起走就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我现在也不记得那是哪一天,想不起来那天说了什么,也不努力去回想了。因为最后的几次我早就不真正为此感到快乐了。想到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我也并不觉得太难受。于是我才真正感觉到有些害怕了,与此相比讨厌上学、讨厌和不喜欢的人社交,都不再显得可怕。18岁生日的时候我写下“希望自己永远能愿意为他们付出一些不必要的精力”,对不起,我已经不那么想了。

2017-12-09 /  标签 : Radiohead 3 4  

伪赛博朋克

2017-11-02 /  标签 : 手机摄影 9  

我趴在澳大利亚田原边的一个草垛上,太阳照在我的背上我的背热热的,突然刮了一阵大风,把我牢牢地摁在上面。

2017-10-08 /  标签 : 听个歌 6  

Diagnosis

我喜欢待在盒子里。一个盒子,不算完全密闭,反正一个只有我一个人的空间,别人进不来,我可以出去,虽然我不会。
寄宿制学校最令人恶心的一点在于,每天24小时都有不止一个人在你周身3米以内。这么说并不意味着我恶心每一个会在我身边的人,actually,I kind of like part of them .但是24/7不间断的有人在身边或者可以推门而入实在是太可怕的一件事了。对我来说就好像不睡觉,我仿佛只有在我的盒子里能获得真正的休息。
从前我去看心理医生的时候,总是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谈,所以我从未跟他们谈及这件事。我跟我妈说过这件事,跟我爸也说过,我说有机会的话让我一个人待会儿,然后他们就会有点...

2017-10-07 /  标签 : 随笔 8  

Like the endless hell

提前开始退休恐惧,特别害怕不做部长了以后就又不想上学了。那个时候做部长也是因为感觉要坚持不下去,想做点新鲜的big一点的事情,找个新的上学理由。做了以后还是很有用的,有种学校体育类活动不能没有我的(假想出来的)使命感。我也想成为一个能够普普通通地热爱学校生活的人啊,可是我从小就不是,从小周一恐惧症至今也是周日晚上就紧张得头痛,我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是这样。现在我每周日晚上都跟自己说下周体育部有什么什么事情,我要去上学。每周胃痛头痛的时候也跟自己说体育部还是什么什么事情,我不能回家。等我不做了,我要跟自己说什么啊……实在不喜欢上学,主要还是不喜欢这种社交模式,也不喜欢每天晚上睡着身边还有那么多人...

那个小作文的标题,其实,不是原创滴,是我买了件衣服

周四下午学校里拍的,有史以来天色最诡异的一天,云是粉紫色的,缝隙里都是黄昏的金光,可惜拍不出来。后来就下了大雨。

2017-09-17 /  标签 : 手机摄影 6 1  

前天晚上拍的,我爸给我买的礼物,超喜欢这个了

2017-09-17 /  标签 : 手机摄影 2  

昨天下午拍的

2017-09-17 /  标签 : 手机摄影上海 3  
上一页 1/30